《家教子世代/晴子中心》一瞬之風

◎基本上是晴子→春人走向,晴子中心。
◎對不起我終究是手癢了(掩面)
◎這篇根本就是哪篇少女漫畫閃閃發亮粉紅色到我快吐了(告非)
◎標題取自村上春樹先生不知道哪天出版在書店被我看到的書名(喂喂)
00

緊握著冰冷的手心小小地期待哪天會有人伸手握住,忘了帶傘的下雨天淋著雨漫步回家的路上偷偷希望有天能有誰替自己撐把傘。

她望著義大利冬天裡總是有點灰暗的天空許著如此渺小的心願。

希望有一天,那個人也能喜歡上自己。


《一瞬之風》






01

爸爸和媽媽兩天前出任務去了,而昨天哥哥也臨時接到和尋哥哥一起出任務的通知。好不容易說服哥哥自己能夠安然度過只有一個人在家的這幾天,結果今天她就因為差點把廚房給燒了而被春阿姨和獄寺叔叔強制送到他們家裡去。

大家是怎麼樣的心照不宣才刻意把晴子送到獄寺家裡去這點我們可愛的女主角並不知情就是了。

於是乎她現在坐在獄寺家的沙發上有些坐立難安,因為春阿姨和獄寺叔叔正在爭論到底要讓她在哪個房間裡休息。

「和我一起睡不就得了,臭老頭你很吵耶。」

在未來嵐守的爆炸性發言之後,充斥在眾人之間的沉默一方面是她的驚嚇另一方面是獄寺夫婦的驚訝,還有他本人的遲鈍。

「幹麻啊小時候不是都這樣安排的嗎?」

不不不不不一樣啊白痴你真的是我的兒子嗎這句話獄寺隼人來不及說出口就被妻子捂住嘴,獄寺春以最燦爛開朗天真無邪的表情說了一句那當然沒問題啊。

那麼晴子就交給你囉。





02

「話說妳好像很久沒來我家玩了呢?」

「呃、呃?啊,對呀,有一段時間了。」

有人知道怎麼讓心跳慢下來的方法的話就請大發慈悲告訴她吧,她她她她她該怎麼做才能保持冷靜在春人哥哥的房間裡跟春人哥哥輕鬆自然地對話啊?

唔喔自己居然還結巴笹川晴子冷靜一點啊!

「嗯……那麼妳睡床上吧,我打地鋪睡。」

「咦咦咦咦春人哥哥你睡床上就好了,我睡地上沒沒沒關係的!」

獄寺春人只是用著那張神似父親的臉微微地皺著眉說要是被妹控知道我讓妳睡地上的話就沒完沒了了。

「妳就睡床上吧,讓女孩子睡地上不是男人該做的事情。」

這種智障無比的台詞若是讓彭哥列的其他人聽到了肯定是被大肆嘲笑一番,然而當主角換成咱們笹川家的好女兒的時候,就只有滿滿的心動和仰幕而已。

「快點睡吧明天早上我再帶妳去學校。」

「好好好的……春人哥哥晚安。」

他笑了笑也回了聲晚安,而在黑暗中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臉有多紅。





03

他從來不會主動來接觸自己,跟哥哥不同,哥哥總是怕她跌傷了、撞疼了,總是緊緊地把她抱在他的懷裡。而他也不像是尋哥哥那樣既溫柔又紳士。

春人哥哥總是繃著一張臉。

春人哥哥總是露出些許不快的表情。

春人哥哥的眉頭總是皺在一起。

春人哥哥從來不會和顏悅色地照顧自己。

但是只要她一撒嬌,春人哥哥還是會把她抱起來。

但是只要她哭了,春人哥哥還是會笨拙地拍拍她的頭。

但是只要她跌倒了,春人哥哥還是會迅速地幫她消毒治療。

但是只要她笑了,春人哥哥還是會皺著眉跟著露出笑容。


從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她的眼神就開始追逐著那個恐怖的大哥哥,原本是害怕的心情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仰慕,然後又漸漸變成了不是那麼單純的感情。

她喜歡春人哥哥,很喜歡很喜歡。

喜歡到看到他的時候會驚慌失措、喜歡到只是聽到他喊她的名字就會開心得臉紅、喜歡到如果不小心一下子太過幸福就會想哭。

喜歡到有時候會希望這份不會有結果的感情,能夠轉瞬成風。





04

「抓好囉。」

正當晴子還在猶豫怎麼抓後面的把手才不會掉下去的時候,春人一個暴衝便讓她嚇得往前抱住他的腰。

呃啊啊啊啊啊啊──

現、現在是什麼情況?

「春、春人哥哥──慢、慢一點──」

「妳說什麼?」

春人大吼的聲音破碎在風裡,於是她明白了不管怎樣她就是必須維持這種緊張到心臟快要跳出來的感覺一直到學校為止,儘管她說不上來心跳急促到底是單純的因為很可怕還是加上了她現在抱著他這個事實。

但如果可以的話,請讓學校的距離再遠一點吧。

放大了膽子認定春人不會在意她的舉動,笹川晴子一點點地、一點點地加重了手臂環抱的力道。

或許是因為自己的手在微微發抖讓他覺得很有趣吧,當她從後照鏡試著偷看春人哥哥的表情時,似乎是看到了很淡很淡的笑容。那一刻什麼摩托車狂飆到120會不會被警察攔下來啊、今天晚上還要繼續住在獄寺家嗎、今天早上忘了傳簡訊給哥哥報平安啊之類的事情都被她拋諸腦後,把紅著的臉輕輕貼上男孩的後背,她很小聲很小聲地說了一句──

我喜歡你。





05

『小鬼,我先跟妳說我一點都不想來照顧妳,是因為妳那神經病哥哥一定要有個人來看著妳才願意接受訓練,我才被我爸逼著來的,所以妳可別給我惹麻煩。還有我最討厭小孩子哭了,妳最好安靜點。』

那是若是日後回想起來,會覺得非常溫暖的話語。畢竟要那個討厭小孩的春人對著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說出這麼一大串話,在某種程度上是有困難的,但別說要小小的晴子察覺他話中的擔憂和關心了,她只感到害怕而已。

所以當時她咬著下唇不敢說一句話,眼淚在大大的黑眼珠裡打轉卻始終撐著不敢落下。

好可怕。

哥哥呢?

『我去準備我和妳的午餐,妳乖乖待在這別亂跑。』

她一個人被留在不熟悉的獄寺家客廳,縱使哥哥曾經帶著她來過幾次,這裡仍不能給予她安全感,尤其是對此時此刻飽受驚嚇的她來說。

於是顫抖地輕輕地跑到了玄關,吃力地踮起腳尖勾到門把,她心裡想的只有晴子要回家、晴子要回家找哥哥。


後來她是怎麼在陌生的街道上迷了路、怎麼在石板路上跌了一跤、怎麼蹲坐在路旁哭泣、又是怎麼被一邊破口大罵一邊心急如焚的他給找到的,她都記不太清楚了。

唯一記得的,是春人哥哥被汗浸濕的、小小的卻充滿力量的、給予她絕對安心感的後背。


「到了喔。」

低沉的聲音傳來把沉浸在回憶裡的她拉回現實,此時因速度而產生的風已經停了,春人哥哥的聲音離她好近好近。原本已經冷靜下來的心跳一瞬間又加快了起來,她幾乎是跳著離開摩扥車後座然後急急忙忙鞠了個躬道謝。

「放學我再來接妳吧。」

還來不及說自己打算今天一個人回家住就好,獄寺春人便頭也不回地再次暴衝離去。

而她甚至來不及說一聲小心騎車。





06

『晴子,早上沒有收到妳的簡訊,發生什麼事嗎?我明天下午就會回到家了,父親母親可能會晚個一兩天。一切都還好吧?』

苦笑了下把手機闔上,才正在自我厭惡自己怎麼會做出那些不要臉的舉動時,哥哥的簡訊就叮一聲傳來把她嚇得三魂都掉了七魄,簡訊的內容更是讓她心驚膽顫,她要怎麼跟哥哥解釋自己跑到獄寺家借住的事情?

以哥哥保護過度的狀況來看,會不會知道後今天晚上就從法國殺回來了?


「晴子,妳頭髮有點亂,我幫妳整理一下喔?」

澤田薇冬笑著拿起梳子就站到她身後把她今早匆匆忙忙綁的麻花辮解開,是說薇冬雖然看到了今早春人哥哥和她風塵僕僕的樣子卻什麼也沒問,但真要她說起來的話她寧可薇冬像其他女生一樣圍著她開她玩笑什麼的。

雖然她沒有說,但她自己也很清楚大概全彭哥列就只剩下春人哥哥本人不知道她的感情而已吧。

「薇冬……」

「嗯?」

「我……要怎麼跟哥哥講才好?」

「尋哥哥會負責阻止他把他的護照藏起來的,所以放心說實話吧。」

聽到這種回答她到底該說聲太好了還是欲哭無淚呢,但是沒有什麼時間多想的她二話不說就拿起了手機打簡訊,如果超過一個小時沒回傳,說不準哥哥馬上就訂了下班飛機的機票了。

「薇冬,大家……都知道嗎?」

「嗯。」

「只有春人哥哥不知道?」

「這我就不清楚囉。」

好友兼堂姐妹平時溫柔的笑容此時卻讓她有點喪氣,然而她想聽到的是怎樣的回答她也說不上來。晴子垂下頭輕輕地嘆了口氣,如果他知道了,會不會再也不正眼看著她?

「不要擔心。」

薇冬的聲音柔柔的靜靜的,然而那句話卻是那麼鏗鏘有力。

「就算不是喜歡,也絕對不會討厭晴子妳的。」

因為春人哥哥就是那樣啊。





07

是從他在義大利的街道上一條小巷接著一條小巷奔跑著找尋她的時候開始的嗎?

他對她的稱呼不再是小鬼小鬼,而是晴子。

晴子。

忘了是在哪本小說上看到的,說是聽到喜歡的人喊自己的名字時會有幸福到很難過很想哭的感覺。

然而如果戀愛是這麼痛苦的事情,能不能不要讓她喜歡上他?

能不能讓這份感情隨著風消逝?





08

冬天的夜晚來得特別早,放學的時候氣溫明顯比早上低了許多,她一邊呵著氣一邊走出校門張望著四周尋找他的身影。

「晴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色太暗、摩托車燈太亮的關係,春人哥哥看起來像是閃閃發光一樣。

啊啊──真的會讓人想哭呢,不管幾次都是如此。

為什麼明明只是喊了她的名字,卻會讓她像是被什麼東西用力地撞到胸口一樣瞬間無法呼吸?

為什麼會這麼、這麼喜歡這個人呢?

「穿上外套,等下風吹會冷。」

「欸,這是……」

「妳那妹控哥哥特地打了國際電話回來就只是要我記得幫妳多帶一件外套,真是受不了。」

然而她拿在手上的是她自己的外套。

就算是受到哥哥拜託,他大可拿自己的外套就好的,然而他卻特地跑回她家替她拿了她最喜歡的這件大衣。

就是這種很小很難以察覺他本人又從來不會主動說出口的溫柔──


才讓她喜歡上他的。


「晴子?」

咬住下唇、忍住眼淚的動作一如多年前的那個時候,然而心情卻完全完全不一樣。她只是點了點頭把大衣穿上,然後小心地跨上他的後座。

只是因為風很冷。

只是因為冷空氣打在臉上有點刺痛。

所以才哭的。





09

不是說喪氣話,也不是對自己沒有信心。

就是因為一直以來都看著你,所以知道自己的戀情不可能開花結果。

因為獄寺春人的眼睛總是望向她所看不見的地方,是不管她再怎麼努力都伸手觸碰不到的地方。

姑且不論在獄寺春人的生命裡究竟是否曾經出現過任何一個令他心動的女孩子,笹川晴子知道的只有他永遠也不可能喜歡上自己這件事。

就算對她很溫柔、就算很重視她,那都只會是出自於「哥哥」的身分。

她很清楚,所以什麼也說不出口。




10

「那個……春人哥哥……」

「幹麻?」

「我想今天還是不要打擾你們了,哥哥明天就回來了,我想在家裡等他。」

在獄寺家門口踟躕了會兒後她還是鼓起勇氣跟摩托車還沒熄火的獄寺春人這麼說,是說原來只要先在腦海裡預演一次,她就可以不對著他結巴。

只是獄寺春人總是會做出她意料以外的事情就是了。

「呿,還真羨慕那個妹控啊。」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啊、咦?」

「先吃完晚餐再走吧,我媽有做妳的份。」

「好、好的,不、不好意思麻煩了。」

她一邊聽著獄寺春人喃喃自語說等妹控回來要叫他請吃冰淇淋,一邊看著他帥氣地把車子停進車庫,內心的澎湃再次讓她都想吐槽自己到底是要花痴到什麼地步才甘心。

可是暫時、暫時請讓她再享受這樣難得的幸福吧。

就算明知道事後會感到更難過、就算明知道總有一天這份心情會消逝。

她還是希望自己能夠笑著對未來哪天皺著眉的春人哥哥說句,能喜歡上你真的很開心。


即使是一瞬之風,但願能看見你的笑容。





11

「你們終於回來啦,天都黑了我正想出去看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妹控你為什麼會在我家?」




一瞬之風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指考前夕,我是在幹麻啊我──雖然腦子裡是這麼想我還是硬著頭皮打完了,至於是為什麼,我想我只是想要紀念一下自己要畢業了這件事吧(遠望)

此文贈子世代的好友們,對不起雖然打的很拙劣想表達的不到十分之一,不過晴子的風格就是如此,她的煩惱總是不會太多,就算有也不會一直一直放在心上(當然喜歡春人這件事除外)

沉重陰鬱就交給她那妹控哥哥就好了(等等),算是晴彥本人的任性,也應該是我自己的任性吧(走開)

是說最後還是跑來打斷他妹妹小小的難得的幸福,晴彥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待(靠),尋大概會苦笑著說你覺得我壓得住暴走的妹控嗎你也太抬舉我了這樣?
2011-05-27(Fri)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我想你QAQ 

可惡呀倒數幾段你是要虐晴子對不對對不對QWQ
我這個蠢人的乾媽也忍不住要跳出來囉(??
晴子抱歉了,我家那隻蠢人可能無法帶給你幸福(???
但是,相信我,暑假我一定會把你們的約會寫得粉紅又閃亮的(欸欸欸)

雖然暗戀很苦,但其實我真的有認真想過…要是他們兩個開始交往會怎麼約會(認真臉)

阿雲QWQ我想你(撲)
2011-05-27 20:29 | 阿懺 | URL   [ 編輯 ]

懺QWQ(淚抱 

我真的沒有想要虐咱家小女孩的意思,可是我就是死性不改啊虐她媽媽一平還不夠嗎(掩
其實我是後媽(突然承認了
晴彥表示懺大師可以不用這麼佛心來著,那個約會最好以失敗收場(笑著說)

其實我也有想過,如果、如果蠢人哪天哪個螺絲沒鎖好,他們真的在一起的話……

晴彥就不是只有暴走了(你等等

懺QAQ(撲)
我想妳嗚嗚嗚嗚嗚。
2011-05-27 23:32 | 阿云 | URL   [ 編輯 ]

所以… 

所以春人晴子是真的不可能成立的配對嗎…?
看完這篇感到有點沉重…Q_Q
這份暗戀真是苦澀又夾雜甜蜜。

尋表示攔住暴走妹控實在超出他的能力範圍(苦笑)

最重要的是好久不見了(抱)
希望妳們一切都好:)
2011-05-28 17:20 | 霧澄 | URL   [ 編輯 ]

阿霧www 

不其實我也很努力想讓這個配對成立……可是我這個後媽始終只打得出[���]春←晴[/���]而不是春晴(用力掩)

請大家展望懺大師的春晴吧畢竟懺大師連做夢都夢到春人說這是我老婆晴子(被阿懺揍飛
究竟咱們蠢人跟晴子的約會會怎麼發展呢哼哼哼哼(變相催文

小尋不要緊的我們都能理解的(拍肩)

我很好喔,阿霧呢?
對不起一直都忙著考試沒能好好問問妳,希望考完之後能夠和阿霧好好聊聊天=))
也希望阿霧一切都好=)
2011-05-29 02:21 | 阿云 | URL   [ 編輯 ]

21世紀沒有小叮噹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無信用農夫一枚

云步

Author:云步
又稱阿云、阿步

主推:
《盜墓》瓶邪
《青驅》雪燐
《家教》平平/子世代/三浦春
《驅魔》拉娜/亞娜/神娜
《綱鍊》霍朵/豆溫/佐莎
《海賊》魯娜/寇薇
《魔人》涅彌/笹彌/Xi
《色誘中毒》千莓/海那
《好想告訴你》龍千/風爽/瓶彩
《蜂蜜幸運草》修育/竹育/森育
《圖書館戰爭》堂郁/手柴/牧毬
《APH》菊灣/耀灣/法貞

日記雜記試閱設定通通丟這裡
‧鮮網發文處

噗同學
苔痕上街綠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