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聖誕賀文》紅鼻子的麋鹿先生(試閱)

◎登場人物太多了不一一敘述(靠)
◎偏惡搞清水走向(啥)


看不到雪的冬天我總是默默想像雪國的聖誕節。
應該有著火爐有著聖誕樹還有我早就知道不可能存在的聖誕老人。

《紅鼻子的麋鹿先生》




00

2008年,我關心的不是北京奧運也不是美國大選。
是我的社稿我的稿債還有明年的雲春本──


2008年12月25日,在我渾然不覺中悄悄來到的聖誕節。








01

「喂雖然天氣很冷但妳也睡太久了吧小姐?」

房間的窗簾刷的一聲被打開,窗外刺眼的陽光讓我不得不醒。坐起身沒有想要下床的意思,閉著眼我依舊茫茫然地撐著沉重的頭。

「再兩分鐘──」

「拜託妳知道已經7點40了嗎小姐?」

驚醒。突然想起學校7點半就遲到了我咚咚咚地衝進浴室然後步調開始緩慢下來──既然都已經遲到了急急忙忙地也沒什麼意思嘛,糾察隊8點就會收了那8點再進校門不是更好。

反正──自強班的學生教官都會管得比較鬆。我們學校啊就是最最標準的──那種以成績為主的升學學校,原本我以為那種勢利眼又卒仔的老師只會在漫畫裡出現,然而高中過了3個月現在我也不得不接受這種很好笑的事實。


嘛,只要你成績夠好誰也管不著你呀。


「雖然我不想催妳不過請快點我也要用浴室。」

「阿懺妳好冷淡喔在下做了什麼嗎?」

雖然隔著一扇門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聽到爆青筋的聲音,啊啊看來我又惹我好脾氣的室友生氣了。

說到怎麼認識懺毀的可能要回溯到很久以前了,總之我記得很清楚我們兩個開始講話的關鍵是兩人都很熱愛的REBORN。本來以為她是更嚴肅更文靜的女孩子,沒想到一提到漫畫她的熱情居然讓我這個宅女嚇一大跳。

最重要的是腐得恰恰好都是我萌的CP。


「對了阿懺妳不急嗎?這樣妳也遲到了不是嗎?」

「今天是星期六。」


國中畢業我們兩個考上不同的學校,很可悲的我被迫直升進高中部完全逃離不掉那種厭惡了三年的氣氛。才高一就要上星期六的輔導課實在讓我很怨嘆上天不公,台灣的教育部到底在做什麼呢?

然後我告訴家裡人想要搬出來和朋友一起住,沒想到他們也很豁達的說也該是時候讓我自己照顧自己了。

不過從今天早上的情況看來根本就是換了個人照顧我罷了。


「是嗎那妳好好趕稿子吧不是欠了一堆債?」

「……」

「阿懺?」

「哇靠要不是妳昨天在我打稿子打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拉我出去吃宵夜──我早就把稿子都趕完了可以好好的享受週休二日!這種話妳還說的出來啊云小姐?」


哦哦原來從今天早上就瀰漫的低氣壓是因為這件事啊害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不過是要多花一個上午趕稿子嘛對她這個萬年拖稿王來說應該沒什麼差吧?


「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我告訴妳喔如果我的靈感都跑了我就要妳替我打!」

「喂喂怎麼這樣啊我自己也有好幾個坑還沒填啊娘娘!不要這樣啦在下回來的時候買阿亮給您吃?」

「……」

「再一杯50嵐?」

「我要STARBUCKS。」

「靠妳坑人啊!」







02

上數學課的時候我不小心睡著了然後被窗外灌進來的風冷醒,冬天真的到了。

轉頭看看班上的同學其實認真的也沒幾個,數學老師自己在黑板前面碎碎唸得很愉快,自己出的題目自己解那麼久讓我有些納悶。

昏昏欲睡的看著牆上的鐘指著10點50,還要熬一堂英文課才能放學啊實在很累人。放學後要先去對面的漫畫店看有沒有新出的單行本順便跟老闆娘訂明年的JUMP月曆,還要到巷子裡的阿亮買阿懺的雞排跟黑輪然後再走一段路去買STARBUCKS么壽貴的焦糖那提。

昨天上社團課社長還提醒我說我還有5張稿子沒交,是說我實在很想拿已經po在鮮網的那幾篇文章來代替畫稿但我想應該沒人相信那是我寫的吧──反正我就是個看起來不像宅女卻腐的要死,然後對現實生活的男人沒有興趣只愛大叔還有委員長的怪女人。

「減掉之後再利用輾轉相除法求出兩個多項式的公因式──做到這裡大家都會了吧那就這樣,班長下課。」

鐘都還沒打你這個老師就急著要走啊,希望你不要像上次月考那樣到考試前兩天才把課全部上完連一次小考都還沒考喔禿頭!


「等下放學要不要去看電影?」

「不了我和人有約。」


開玩笑要是我真的去看電影然後忘了家裡那位娘娘──星期一我還不知道能不能活著來上課呢。而且昨天網站應該已經把最新話的海賊王家教和火影貼上去了,比起什麼海角八號我比較好奇魯夫到底要怎麼救艾斯。


「反正又是跟妳家恭先生有約吧!雖然我不想潑妳冷水但是恭彌可是骸大人的喔!」

「屁咧明明是跟阿武在一起妳給我讓開。」

「阿武是跟獄寺的妳才別鬧了咧!」

「8018才是王道!」






03

我總是會在走回家的路上放慢腳步抬頭望著天空。看著一棟棟的大樓林立把天空遮蔽,我看不見藍天與地平線的交界。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會因為下雨能夠踩著水灘哈哈大笑,從什麼時候開始看到鞦韆不會興沖沖的跳上去盪,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漸漸對一切都感到無趣了呢?

隨著年紀成長總覺得自己漸漸的失去了什麼東西,或許是天真或許是熱情──因著環境而不再單純的心情。幾年前國小畢業時我任性的說著不想長大然後流了很久的淚,然而現在的我有比較成熟地讓自己順應了嗎?


我不知道,但我依舊排斥長大。


長大了再看漫畫、再因為什麼而失去冷靜的情緒激動──都會被說成是幼稚。被迫放棄很多珍惜的東西就只因為我必須變得成熟,因為我不能永遠都是小孩。

不純粹的友情還有虛偽的社交笑容,所有所有屬於大人那些我所厭惡的東西。總有一天我也會變成那樣嗎我總是害怕著。


因為習慣了所以不想改變。




「喏妳的咖啡。」






04

「唔喔艾斯怎麼被打成這樣我心好痛!」

「妳等等去看家教會看到更誇張的發展。」

「咦比正一是間諜還要誇張嗎?」

「恩貝爾他哥沒死。」

「……天野媽越來越跳tone了。」

「我同意。」

「咖啡喝完了?雞排都沒留給我喔?」

「妳昨天點了蛋餅也沒留我的份。」

「那是因為妳拿了最後一個三明治。」

「诶拜託妳沒帶錢還是我墊的耶!」

「所以在下不是買了美人魚咖啡還妳嗎?」

「妳不要以為妳改成敬語我就會消氣喔!」

「好啦不要吵啦我要看火影。」

「妳不是說卡卡西死了妳不想繼續看了嗎?」

「沒關係因為佩恩很帥。」

「火影出新的單行本了妳怎麼還沒買?」

「上次獵人出新的是我付的錢不是說好這次換妳嗎?」

「後來出了黑執事是我買的好嗎?」

「……好啦好啦我等下去7-11買總行吧?」





……試閱結束。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希望阿懺不要生氣被在下寫成這樣(土下座)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打篇文應景就想到之前阿懺說要打鮮網的好友文,然後就變成這樣了(掩面)

在下對不起妳啊阿懺而且這篇還沒打完(毆死)
不過因為打得很開心所以一定能在聖誕節之前打完,不過在這之前還得看阿懺願不願意讓在下完成(毆飛)

順帶一提這裡面除了阿懺的設定其實幾乎都是真的(喂)




2009-01-30(Fri)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21世紀沒有小叮噹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無信用農夫一枚

云步

Author:云步
又稱阿云、阿步

主推:
《盜墓》瓶邪
《青驅》雪燐
《家教》平平/子世代/三浦春
《驅魔》拉娜/亞娜/神娜
《綱鍊》霍朵/豆溫/佐莎
《海賊》魯娜/寇薇
《魔人》涅彌/笹彌/Xi
《色誘中毒》千莓/海那
《好想告訴你》龍千/風爽/瓶彩
《蜂蜜幸運草》修育/竹育/森育
《圖書館戰爭》堂郁/手柴/牧毬
《APH》菊灣/耀灣/法貞

日記雜記試閱設定通通丟這裡
‧鮮網發文處

噗同學
苔痕上街綠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