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子世代》噓,你聽。


◎子世代是我的愛(喂)
◎阿懺阿羽阿霧家的小孩請借在下一用(走開)
◎和樂融融的笹川家(沒有)



00

當一片嘈雜突然安靜──

那是天使走過的聲音。


《噓,你聽》






01

『哥哥你那麼那麼優秀怎麼可能懂我的心情啊?』

平時過於常人的冷靜自持如今一步步走向崩潰,看著眼前一堆的計算紙一張張被自己打上紅色的大叉,而那個五個小時前央求他教數學的當事人卻比快要沒耐性的他先抓狂,就這麼一題簡單的相似三角形他不明白到底是有什麼難懂的?

『沒錯我的確不懂,也不想懂。』





02

事情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幸虧薇冬和秋徹願意在放學之後留下來教她唸書,這次考試的成績很驚險地讓她可以安然畢業。

而從那天哥哥說完那句話站起來轉身離開她房門以後,他們兩人就沒再說過一句話了。

她知道自己應該要拉下臉來道歉,畢竟哥哥明明最近很忙但還是陪她這個笨蛋熬了很久。但她就是辦不到,說是任性也好耍脾氣也好,但這是第一次哥哥用那麼冷淡的口氣和她說話──


或者說,她畏懼那個哥哥,那個旁人所說的、冷漠的、她不認識的笹川晴彥。


抱著頭她在床上翻來覆去,想到哥哥當時冰冷的視線她就焦急得怎麼也睡不著。從小哥哥就把她當成寶貝一樣呵護著,捨不得她哭也總是體諒她的霸道溫柔地順著她,那些做惡夢的夜裡他也總是陪在她身邊。

然而這次失眠卻不會有哥哥溫柔的大手哄自己入睡,想到這裡眼眶就不自覺的泛濕,揉著眼睛咬著唇她忍住不哭,把被子拉住蒙住頭她告訴自己明天再來煩惱吧。





03

「喂妹控笨蛋你這會兒終於要讓晴子脫離你的魔掌了嗎?這真是彭哥列有史以來最讓人開心的消息了。」

面對死對頭的冷嘲熱諷晴彥卻難得地一語不發,看著他魂不守舍的樣子獄寺春人和三浦尋對看了一眼露出擔憂的表情,或許事情比他們所想的都還要嚴重。

「晴子昨天哭了喔晴彥。」

聽到尋這麼說晴彥那本來望向不知何方的眼睛才猛然對焦在他們身上,一臉驚恐的樣子說明了他依然是那樣關心著晴子。

「為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因為有個妹控白癡莫名其妙地把氣出在自家妹妹身上害得人家抽抽噎噎地跑來問我們要怎麼樣才能跟哥哥和好。」

聽到這裡晴彥先是嘆了口安心的氣然後露出苦笑說這次我沒有辦法反駁呢蠢人,接著說了句我下個月開始要跟父親一起出任務了。





04

他們從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身處的世界也很明白自己總有一天必須接手守護者的職位,雖然曾經有過抵抗但他們還是這樣一步步地踏上這條路,而當彭哥列開始讓他們跟著守護者們行動時就表示他們繼任的訓練正式開始了。

不消說他們都很清楚那意味著什麼。


『殺人,或是被殺。這就是黑手黨。』


代替了溫柔的澤田綱吉這麼告訴他們的是他那不論過了多久依然充滿魄力的家庭教師,嬰兒的細柔嗓音說出的卻是讓人感到絕望的話語。

彭哥列並不是你們所想像的一個歡樂的大家庭喔。

那麼,扮家家酒也該結束了哪孩子們。





05

一直以來笹川晴彥總是用他的一切守護著笹川晴子,用這麼不切實際的說法卻一點也不誇張。

涉足黑手黨什麼的,只要他一個人就夠了。

即便明白笹川家不可能與彭哥列切割,只要讓晴子知道表面的事情就好了,他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想的。

只有她的笑容他無論如何都不想失去。

所以在正式接受訓練以前他所接的初級任務總是其他孩子們的兩倍,為了將晴子本應接下的那份消化掉、為了證明彭哥列就算沒有笹川晴子也不會有任何影響、為了讓彭哥列的高層們把目光從晴子身上移開,笹川晴彥可以說是用盡一切努力守護著他妹妹。

晴子只要可以繼續笑著,看到大家時帶著同樣的笑容,維持從始至終沒有變過的單純這樣就好了。

幾近病態的這種固執是他努力活著的動力,他最初也是最重要的任務便是守護他妹妹,從晴子出生那刻他滿兩歲那年的聖誕節他就是這麼想的了。

就算不斷地被尋指責、就算春人總是無奈地罵他妹控,這樣的信念15年來他從來就沒有動搖過。





06

結果在她重複著下定決心和踟躕不前的時候時間又過了兩個禮拜。

整整三個禮拜近一個月的時間她沒有和哥哥講過任何一次話,連最基本的早安或是晚安的問候都沒有,她甚至沒有直視過他的臉。

有人說吵架若不快點道歉,時間久了就更難和好,或許現在的她就是最好的寫照吧晴子一邊咬著下唇一邊消極地想。

那晚以來她沒有一天睡得好,臉上的黑眼圈變得越來越重她想掩飾自己的憔悴也做不到,然而就算別人如何逼問她也說不出理由是因為跟哥哥吵架了,否則明明是自己的錯別人卻會跑去怪罪哥哥,這樣一來他們兩個和好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任何可能會讓哥哥更討厭自己的事情她都不敢做,因此即便是如同以往輕鬆地道個早安她也裹足不前,所以現在可好了隨著哥哥和爸爸出遠門去她只覺得他們回到像以前一樣的機率越來越渺小。


「晴子。」

「尋哥哥,還有春人哥哥,早安。真難得你們兩個一起呢,可是哥哥現在不在家的說。」

那明顯消瘦的臉龐讓前者皺起了眉、後者低聲咒罵了句妹控白痴,兩人對看了一眼嘆了口長長的氣。

「晴子,雖然妳哥那笨蛋什麼都不講,不過我們覺得妳必須、也有資格知道某些事情。」

「晴子,彭哥列並不是妳所想像的一個歡樂的大家庭──」

「而我們背負的,是比妳想像的還要更加沉重的東西,就算這樣,妳還是願意繼續聽嗎?」





07

兩歲的生日那年,父親母親為他帶來的是他這輩子最珍貴的禮物。

義大利那晚下著細細的雪,坐在聖誕樹下他小小的手臂接過一平懷裡的嬰兒,他看著火爐的亮光在她小小的、小小的臉上一晃一晃的,晴子,他小聲低喃。


『晴彥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哥哥了喔,我們不在的時候晴子就要拜託你了呢!』

『好兒子你可要極限地燃燒自己保護晴子啊!』


記得他什麼也沒想的就點了點頭說了聲是,小小的腦子裡只有懷中溫暖的晴子。

晴子,他又輕聲喚了一次。

於是那細細小小的眼輕輕張開後衝著他笑了起來,而那笑容是笹川晴彥見過最美最美的東西。





08

和父親出任務出發那天他佇立在晴子房門前良久卻仍舊是什麼也沒做便離開了,是不是就這樣讓他們兩個之間不要有太多交集會好一點呢?這樣更能確保晴子不會知道任何黑手黨的事情不是嗎?

苦笑了下他自嘲地問自己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笹川晴彥?

把手覆在眼睛上揉壓著兩邊的太陽穴,此時此刻的頭痛到底是因為睡眠不足抑或是因為自己皺緊眉頭不願流淚呢?


『你那不過是自己的任性罷了晴彥,晴子終究有她自己的人生的。』

那天尋聽完他的話以後只是冷冷地丟出這句話以後就什麼也沒說了,而平時總是絮絮叨叨唸個不停的春人則是拍了拍他的肩唉了好一聲長氣。

『其實你很清楚怎麼做只不過你一直在逃避而已,妹控。』


「妹控妹控的吵死了啊混帳蠢人──」

掩著臉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忍住不哭。

在這個完成了暗殺的任務的當下,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忍住不哭而已。


放下了鎗的手依然顫抖不止。





09

『哥哥你知道嗎?聽說啊如果在一個很嘈雜的地方,而大家都不約而同的突然安靜下來的話,那是因為天使走過去了喔!』





10

即使父親已經先用晴系的火燄替他治療了傷口然而一回到基地他還是不由分說地被帶到了醫護室,在等待醫生的過程裡他閉上了眼便感到沉重的疲憊感襲來,所以就算護士走近開始處理他的傷口他也沒有張開眼,然而正要昏昏睡去的卻因為一股熟悉的香味讓他一瞬間清醒才看清楚了此時正在幫他消毒的這個人。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這裡是醫護室請不要大聲喧嘩。」

「我說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被對方提醒反而提高了的音量引來所有人的注意只是沒有人膽敢出聲指責看起來就像是下一秒會把彭哥列掀了的未來晴守。

「因為笹川先生你的傷口需要先處理過才能給醫生看的。」

「妳明明知道我不是問妳這個笹川晴子!」

於是她也不甘示弱地扯開喉嚨使勁大喊。

「因為哥哥你比你自己想得還要更任性更自私喔!」

「因為你明明知道對我來說彭哥列的大家有多麼重要然而你卻選擇什麼都不讓我知道。」

「因為你從來就不問我想不想知道就擅作主張的決定了我的一切。」

「因為你總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受傷而我居然真的傻得相信你和春人哥哥他們出任務就真的只是去幫忙跑腿什麼的。」

「因為我是這麼決定的,我會陪在你身邊,就算你不願意。」

「因為你是我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哥哥。」


「因為我是你妹妹,所以我在這裡,你沒有權利阻止。」





11

『哥哥你那麼優秀怎麼可能懂我的心情啊?』

就算明知道當時晴子只是在說功課上的事情然而他卻惱羞成怒地覺得自己為她所做的事情都被否定了。

難以控制的心煩以及恐懼。

然而此時他卻再也無法用那句『我不想明白』來逃避。


他已經逃避了太久太久了。





12

「我可是殺了人啊笹川晴子!」

「那又怎樣我只要你活著就好了!」

「妳在這裡的話沒有人可以保障妳的安全啊!」

「我自己會保護好自己的你擔心太多了。」

「妳那只能對付中學生的拳腳功夫是要人怎麼安心啊!」

「那是哥哥你才需要那種程度的實力,我在醫護室裡什麼時候需要用到拳法啊!」

「......我並不想把妳牽扯進來啊.......」

「所以我說了是我自己決定要在這裡的,跟哥哥無關。」

她輕輕摟住了那把頭垂得老低似乎還不肯接受的大男孩然後把頭上仰直直看著她最親愛的兄長,下一秒露出了跟笹川晴彥記憶中無異的燦爛笑容。

「你既不會因而失去我也不會失去我的笑容,而且又能不時地看到我不是很好嗎?」

咬緊了下唇他依舊不發一語,經過半晌的沉默他才扯開了個難看的笑。


「妳保證?」

「嗯,我保證。」



《噓,你聽》


fin






13(?)

「雖然我是不想這樣講啦不過晴子這樣很辛苦呢,根本就是被迫活在妹控的陰影下嘛!」

「這麼說晴彥哥有點太過分了呢春人哥,至少我覺得晴子很開心。」

「我也覺得秋徹說的沒錯......可是想到晴子這樣決定還是有點擔心呢......」

「薇冬妳放心啦那個妹控笨蛋不會讓別人動晴子一根汗毛的啦!」

「是寒毛喔春人。」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最後硬要讓春人尋秋徹薇冬四人友情客串就對了(走開)最後那句是尋同學說的請不要懷疑(咦)

終於把晴子決定進入彭哥列的事情打出個大概了雖然沒有很滿意不過以後再改了(混帳),時間大概是在《地球儀》那篇再往前一點點。

那麼,此文贈阿懺阿霧阿羽,敬美好的子世代(毆)

下次打子世代不知道要什麼時候了(掩面)


2010-08-03(Tue)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GJJJJJJJJJJJJJ

怎麼辦這對太美好了我捨不得拆,春人你就一直被晴彥攻擊一直被晴子暗戀好了(揍)

晴彥你實在太棒了。請容許我感想只能擠出這一句(拇指)
決定也要寫(等等你的本子稿!
2010-08-03 09:19 | 懺毀 | URL   [ 編輯 ]

 

快點寫快點寫(毆)
子世代實在太美好了(遠目+含淚)

這篇打出來之後就差不多可以好好打一直欠阿霧的賀文了(掩面)
是說不知道今年要給阿懺的賀文來不來得及......

合本稿(淚)

春人跟晴彥這對真的太可愛了讓人不禁嘴角上揚(實際上是捧腹大笑)
小晴子要一直單戀下去哈哈哈哈哈(被晴彥打)

2010-08-04 20:14 | 阿云 | URL   [ 編輯 ]

 

子世代真的很棒ˇ
很喜歡小云這篇ˇˇ
原來晴子晴彥之間也能有淡淡悲傷的故事
人家以為晴彥只是妹控(掩面)
而且透過這篇也看出晴子的堅強啊QQ
很喜歡小時候他們的那些回憶這樣
最後還是不由得說黑手黨很沉重啊囧
但因為這樣所以可以創造許多美好的故事(毆)
2010-08-07 01:03 | 我是阿羽喲(走開) | URL   [ 編輯 ]

 

(留言留到一半因為老爸所以把整個視窗關掉囧)

子世代真的超棒ˇˇ阿云也好棒XD
雖說早就知道黑手黨是很沉重的,但是我還是希望他們幾個可以在心中都保有自己的信仰與光芒:)

晴彥雖然是笨蛋妹控但我還是不由得要佩服他,要繼續加油守護晴子喔ˇ

至於晴子也不是大家所想的呆呆的孩子呢,看到她想了很多並且下定決心,她真的十分堅強與勇敢:)

尋有出場真是太好了,感覺好像跟春人感情不錯?(好啦我知道子世代都是相親相愛的XD)
2010-08-07 01:29 | 琁霧澄 | URL   [ 編輯 ]

阿羽(撲) 

好久不見了(淚)
阿羽妳們回來啦啦啦啦─(走開)

其實我本來也以為晴彥只是個妹控而已(被打)但事實上他卻是個多愁善感的孩子呢(笑)
相較之下晴子就成熟多了在某些時候=)

子世代大好啊真的(灑花)
希望可以多看到阿羽家的秋徹薇冬>//<
2010-08-07 12:36 | 阿云 | URL   [ 編輯 ]

阿霧www 

(我明白的那種狀況真的很恐怖XD)

是啊總是希望這些孩子們不論何時都能帶著笑容呢,是做爸媽的心情嗎(毆)
黑手黨真的是很難歡樂起來的背景設定呢,但就因為如此所以更希望他們能堅定自己的信念。

對於那個妹控病態的固執我也由衷地佩服啊(被打)
晴彥其實比想像中孩子氣呢,在他們兩個的相處中晴子反而冷靜得多=)

晴彥和春人以及尋三個人每次寫都會讓我笑出來呢(喂喂)
他們都是可愛的孩子www


2010-08-07 12:42 | 阿云 | URL   [ 編輯 ]

21世紀沒有小叮噹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無信用農夫一枚

云步

Author:云步
又稱阿云、阿步

主推:
《盜墓》瓶邪
《青驅》雪燐
《家教》平平/子世代/三浦春
《驅魔》拉娜/亞娜/神娜
《綱鍊》霍朵/豆溫/佐莎
《海賊》魯娜/寇薇
《魔人》涅彌/笹彌/Xi
《色誘中毒》千莓/海那
《好想告訴你》龍千/風爽/瓶彩
《蜂蜜幸運草》修育/竹育/森育
《圖書館戰爭》堂郁/手柴/牧毬
《APH》菊灣/耀灣/法貞

日記雜記試閱設定通通丟這裡
‧鮮網發文處

噗同學
苔痕上街綠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