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春祭》死靈的安魂曲


◎祭典編號10.《死靈的安魂曲》
◎走向悲,略偏黑。





00

要澤田綱吉來說這一刻面對的死亡是如此平靜又如此理所當然,他並不訝異眼前的這個人會拿著槍指著他。這人比誰都有理由都有資格奪走他的性命,而他樂於將他充滿罪惡的靈魂雙手奉上。

在他腦海中響起的旋律是首熟悉的曲子,是什麼來著呢他記得他已逝的嵐守告訴過他。



10.《死靈的安魂曲》




01

那一剎那間她的大腦完全無法運作,沒有思考也沒有動作就這麼呆愣著。

然後下一秒襲來的是很深很重幾乎讓她無法呼吸的悲傷和痛苦,潰堤而出的淚還有用盡力氣發出的斷斷續續的聲音一字一字地回盪在病房裡。


隼人、隼人、隼人──


拚了命地喊著試圖把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的那男孩喚醒,發著抖的手一次又一次的推著那冰冷的身軀,她努力去說服自己這一切只是男孩惡劣的玩笑,臉上苦撐著的笑容最後隨著越來越多滑落的淚水瓦解。

她不曉得自己趴在他身邊多久,也不曉得自己究竟昏厥過去幾次、又醒來了幾次。每次的夢境都美好得讓人清醒以後更加難受,縈繞在耳邊他曾經說過的「我愛妳」不停地重複著,她不知道這樣碎得徹底的心要怎麼黏合。

她悲傷得幾乎怨恨起所有人,恨澤田綱吉、恨澤田京子、恨山本武……恨所有彭哥列所有黑手黨的人,恨獄寺隼人更恨她自己。

想法逐漸變得黑暗又污穢,她慌忙地想要在無止盡的痛苦中找尋曾經樂觀曾經開朗曾經溫暖的那女孩,但是三浦春她找不到。


最後當她終於抬起頭來的時候嘴角掛著若有似無的笑容,而以往澄澈得可以倒映出別人影子的美麗雙眸如今則茫然又渾濁。






02

三浦春永遠不會忘記獄寺隼人向她求婚那天的表情。他羞紅了臉然後結結巴巴地試著說出小抄上的台詞,最後惱羞成怒地吼了一句妳到底是要不要嫁給我啊蠢女人!

她一直都很明白那看來粗枝大葉的男孩心思其實有多麼細膩,她也一直都很清楚獄寺家裡的狀況。所以她從來沒有開口要求他給予任何承諾,即便他們已經交往了五年多了。

於是當時她不停地落著淚哽咽著說不出話來只好不停不停地點頭。


她固然打從心底不願意他總是遊走在生死邊緣,然而她也比誰都明白對那男人而言首領和家族就是他的生命。

或許曾經有過小小的忌妒,但「就算在他心底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夠陪在他身邊就夠了」的感情並不是虛假的,她是確實這麼想的。


一直以來確實是這麼想的。





03

如果當時有阻止獄寺的話就好了。

澤田京子不禁對這樣子想的自己感到不齒。勾起了苦澀的笑容她喃喃地說了句對不起小春。

畢竟,她也是人。

既然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得到原諒,她也沒有嘗試著去與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道歉,真要說的話那也不是一句抱歉就能了結的事情。

畢竟,就算是被譽為歷代以來最慈愛最溫柔的首領夫人,就算是能夠以笑容面對大空的女人,這樣的澤田京子也只是個人類罷了。


她不否認是她默許了獄寺隼人救出十代首領的魯莽行動,即使她很清楚獄寺這一去凶多吉少。

於是乎她以生命起誓的丈夫平安地回到她的身邊,而三浦春那再過一個月就即將一起步上紅毯的未婚夫則是就此沒再張開眼過。


用力把懸在眼角的淚抹去,自嘲著此時此刻自己的淚水比起冷血的鱷魚還要讓人感到虛假,她能做的只有看著不遠處的山丘墓園上那穿著黑色喪服的女孩。


對不起,小春。





04

「說真的,我不知道自己能夠這麼恨你。」

「恨你奪走了我珍惜的一切,不管是和平的故鄉還是一起度過的那些日子,奪走了所有我本來應該要有的笑容──」

「甚至奪走了我最重要的人。」


像是在宣誓什麼一般地那女孩用著清晰的口音如此說著,一字一句的交雜著日文以及義文,更凸顯了她身上所有的不協調。

字字清楚卻以不穩的步伐向他走來,臉上掛著淚皺著眉然而嘴角卻上揚著。那女孩朝向他的雙眸卻不是聚焦於此處,或者甚至不是於這個時空。


然後澤田綱吉猛然醒悟那是她的哀悼,對於已然逝去的那些她再也追不回的東西。


冰冷的槍口抵在他額上而他不做任何反抗,女孩斗大的淚珠就這樣一滴一滴的落在他眼前,他那遲鈍的大腦沒有辦法想出適當的形容詞,然而要他來說那是他見過除了妻子的笑容以外最美的東西。


半晌後,槍聲響起。





05

『啊啊這音樂好輕快,讓人聽了心情很好呢!』

『不愧是十代首領呢,這首曲子可是赫赫有名的──喔!』





06

山本武從噩夢中醒來的時候耳邊還繚繞著夢裡那男人嗤笑著說出的話,把頭深深地埋進雙膝他大大地吸了幾口氣。

最後當頭抬起時臉上帶著的是與平時無異的笑容。


『我死了你一定很開心吧,山本武。』


對於在心底的某一部分暗自慶幸著還有希望的自己、對於無法全心全意為好友的死感到悲傷的自己、對於在這種時候還不禁想著那女孩的自己,山本武笑了。

沒有辦法在夢中反駁所以醒來了,然而不論是在夢裡還是在現實,他都沒有辦法痛快地對好友說出那句「我會好好照顧她的」、那句看似充滿義氣但其實骯髒不堪的話語。


硬生生打斷他思緒的是那巨大的聲響。





07

爾後他狂奔,她狂奔。





08

「但就算這樣小春還是不後悔遇見了你哪,阿綱先生。」

「所以再見了,親愛的彭哥列第十代首領。」





09

抱著三浦春倒在血泊裡的身軀他靜靜地哼起了那在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旋律,大量的血從女孩的太陽穴持續湧出,像是打拍子一樣而他不停地哼著。

在山本武與澤田京子用力撞開門的那刻澤田綱吉總算想起了這首曲子的名字。





10

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歡樂頌》






死靈的安魂曲




fin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意義不明然後短得要命(遠目)掙扎了好幾個月出來的結果是這樣感覺會被懺殿下黑色死光(毆飛)

總之、總之就是明明沒有很黑硬要把它寫得很莫名這樣(走開)

區區貢品請大人大量笑納(掩面死)
2010-05-11(Tue)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21世紀沒有小叮噹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無信用農夫一枚

云步

Author:云步
又稱阿云、阿步

主推:
《盜墓》瓶邪
《青驅》雪燐
《家教》平平/子世代/三浦春
《驅魔》拉娜/亞娜/神娜
《綱鍊》霍朵/豆溫/佐莎
《海賊》魯娜/寇薇
《魔人》涅彌/笹彌/Xi
《色誘中毒》千莓/海那
《好想告訴你》龍千/風爽/瓶彩
《蜂蜜幸運草》修育/竹育/森育
《圖書館戰爭》堂郁/手柴/牧毬
《APH》菊灣/耀灣/法貞

日記雜記試閱設定通通丟這裡
‧鮮網發文處

噗同學
苔痕上街綠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