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農曆新年賀文》遲到的年獸先生

◎惡搞走向,卡文後的不知名產物(爆)
◎前情提要請洽《紅鼻子的麋鹿先生》
◎好友 懺毀、琁霧澄、茗雨、澄 友情贊助(毆)


00

「妳今天不是要寒輔嗎妳給我起來!」

「再、再兩分鐘就好……」

「為什麼同樣的對話每天都要重複啊妳給我起來!我沒有那麼多時間陪妳耗啦大小姐!」

「阿、阿懺……連妳都要離開我了嗎?」

青筋。看準了她拳頭落下的地方我馬上滾開,呼阿呼阿的喘幾口氣之後不禁納悶我是不是又做了什麼惹她生氣了,可是拚命回想的結果我實在不知道只不過是賴個床她為什麼這麼生氣。


「那個阿懺啊……MC來很痛我知道啦……妳要不要止痛藥?」



《遲到的年獸先生》





01

騎著腳踏車到學校之後好不容易趕上了教官倒數十秒登記遲到的時間,到教室的時候我已經是筋疲力盡了。

其實對於明明教育部說是「史上最長的寒假」而我們學校卻只有不到兩個禮拜這件事情我是不太在意的,只是看到那完全沒有輕鬆的科目的課表時我還是大大地嘆了口氣。

真要說起來高二的生活比起高一更是辛苦了許多,別說寫稿畫稿了,就連看漫畫的時間都只剩下廁上枕上了。這樣子壓迫式的忙碌會讓我有時候不曉得自己是為了什麼而努力,在我看著過往的相片時,或是午休往窗外的天空望時。


於是胡思亂想的時間沒有太久,認命地拿出了第一堂課要考的化學跟著已經埋頭苦讀的同學們一起度過早自修的三十分鐘。





02

-----我要吃麥當勞----

看著對方回傳的簡訊我不禁想大罵靠明明我都告訴妳我要買便當了妳為什麼還是要叫我去買那麼難用腳踏車帶的東西,但是還是乖乖地往火車站麥當勞的方向騎,畢竟今天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惹她生氣的人還是我。


「喂喂喂喂我不過比預計的晚十分鐘回來妳有必要哭成這樣嗎?」

「嗚嗚嗚……白鬍子……白鬍子他……」

「死了嗎?不可能吧?尾田筆下第一個死掉的角色?!」

「啊──真是太好看了。哪一個是我的?」

「快樂兒童餐那個是妳的。是說白鬍子到底怎麼了啦!」

「吼妳不會自己去看嗎?為什麼妳的是大麥克我的是快樂兒童餐?」

「還不是因為妳昨天說要吃Burger King、前天要吃Mos,妳以為速食跟滷肉飯一樣便宜嗎?正宗排骨飯那麼大碗只要60塊妳又說不要!」

「妳上個月買了整整一個月的正宗妳還要繼續買?我都吃到可以背他今天的配菜是什麼了!」

「妳、妳根本就是不知惜福!」

「我不管我要吃大麥克。是說剛剛阿霧傳簡訊來說她和阿羽除夕可以來。」


琁霧澄,國中時和我們兩個都是漫研社、大我們一屆的學姐,目前是跟我同所高中高三的考生。

茗雨,我們都叫她阿羽,小我們兩歲是在我們國三時進社團的學妹,現在正在準備基測的國三地獄裡。


「耶?真的嗎?她們兩個不是忙到要翻掉了嗎?」

「恩不過阿霧說她剛考完學測想要放鬆一下所以沒關係,阿羽已經唸到快瘋了所以也想出來透透氣,然後她們把澄也一起拉來了。」


澄,阿懺高中漫研社的學姐,在幾次見面之後才知道原來她和阿霧阿羽是舊識,當初讓我們不禁驚呼世界真是太小了。


「哇……那……我們好像得整理一下耶。」

「什麼叫『我們』啊云小姐?妳現在眼睛可以看到的所──有東西,都是妳的不是我的喔!」

「哪有啊那件外套明明就是妳的、那邊那堆書也是妳買到書櫃塞不下了放在地上的啊!」

「妳屁!那件外套是妳從我衣櫃裡拿出來借穿的妳不要以為我忘了!還有我會必須把書放到地上是因為妳放了太多無謂的書在書櫃上了好嗎?」

「……幫我啦阿懺!我知道錯了啦妳不要丟我一個人啦!我發誓我以後絕──對會當個好孩子的!」


「……省省力氣吧,妳去年也說過一模一樣的話。」





02

『要知道,你們已經高二了,已經不是可以混的年紀了。明年的這個時候你們就在考場裡了,有點危機感吧不要老是散散的、渾渾噩噩的。』


有些時候我會想要在無人的海邊大叫、或是到空曠的山上大吼個幾聲,就像很多電影和漫畫描繪的那樣,我想要相信總會有些辦法能夠紓解這種令人喘不過氣的壓力。

生物老師曾經說過雖然人用後肢站立在生理上是不適合的,但就因為幾千幾萬年前的人類選擇顫巍巍的站了起來然後用前肢去做更多的事情,人類才得以進化到現在這種地步,才能夠有文明有歷史。

那太過遙遠的時間讓我難以想像,但我任性地在聽到這番話的時候想要趴到地上用四肢爬行──是不是這樣就能變成只為了活著而活著、沒有太多煩惱的生物了呢?

史帝芬史匹柏的《AI人工智慧》裡過了兩千年之後出現在地球上的外星人這麼說:「人類一直在找尋生存的意義,他們用音樂、繪畫、文字來表達他們對生命的熱情,在永恆的時間上留下他們的記憶。我們一直都很嚮往人類的感情,但是人類已經滅亡了。」

但是偶爾我會不禁想質問,我究竟能在三角函數或是PV=nRT裡面得到什麼,我沒有畢達哥拉斯或是牛頓的聰明才智,而那些流傳到後世的偉大證明對我來說完全沒有絲毫感動。


可是就算如此還是不停地不停地背誦演算抄寫的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就算再怎麼難熬還是決定走上這條路的我們是為了什麼?


即使明白每個高中生都有差不多的困擾和憂鬱,也明白只要過了就能夠豁然開朗然後再回首時會不禁對當時的自己感到好笑。可是此時此刻,圍繞在心上的只有很重很深的苦悶,就像打不出來的嗝那樣讓人難受。


「喂、阿懺……我可以乾脆多買一個書櫃嗎?」





03

「妳的表情像是踩到狗屎,妳又開始亂想什麼了?」

「唔哇啊妳講話也太不留情了……踩到狗屎是好事還是壞事啊?」

「妳有那個閒工夫想東想西還不如快點去把阿霧的賀文完成,還有妳一直說要打出來的平平。」

「妳這麼說是代表妳的賀文已經完成了嗎真的假的?妳這背叛者!」

「如果不是妳一直打擾我我早就打好了才不會一直拖!」

「明明就是妳自己是萬年拖稿王妳少把責任推到我身上!」

「我每次有靈感的時候妳就突然『阿懺』左『阿懺』右的把我的靈感都打跑了!妳說說看妳要怎麼負責?」

「妳都沒有感受到我滿滿滿滿的愛嗎?還有妳這根本就是牽拖好不好!」

「妳是香吉士上身喔!我才不要妳的愛!」

「我不管啦妳等我打好再一起貼上去啦!我們說好要一起拖稿的!」

「誰跟妳約好了啊妳是作夢夢到誰啊?我才不管妳妳自己想辦法。」

「喂喂喂喂懺毀我們認識了三年都是認識假的嗎?我都忍住不問妳說懺媽媽報戶口的時候是不是不小心寫錯字才把懺悔寫成懺毀耶!妳還害我之前寫作文的時候不小心把悔寫成毀了我都沒有說什麼耶!」

「妳剛剛說的跟我都無關吧?」

「嗚哇妳這個世紀大魔王我不要再跟妳講話了啦!」



tbcˇ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所以這是接續前年的《紅鼻子的麋鹿先生》嗎(爆),是說阿懺一直都被我惡搞真是不好意思(土下座)

不曉得過年前能不能完成,如果沒辦法的話說不定就會在下次變成《不喜歡粽子的屈原先生》(喂喂喂喂)

然後下篇才有阿霧阿羽阿澄的戲份請多多指教(毆)

2010-02-05(Fri)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我們噗上好好聊聊關於這篇(笑)
2010-02-05 22:07 | 懺毀 | URL   [ 編輯 ]

 

看到這篇我才知道稍早阿云噗上說的是什麼XDDD
真是太有趣了啊XDDDDD
我想看阿懺懺繼續的施ㄅㄠ...(ry)
2010-02-05 23:45 | 澄 | URL   [ 編輯 ]

阿懺懺ˇˇ 

為什麼莫名地感受到一陣陰風(喂喂喂)
故事中的阿懺好可怕喔(靠)

是說我會把阿懺想的對話加入下篇wwwww
2010-02-06 14:31 | 阿云 | URL   [ 編輯 ]

阿澄 

不曉得阿澄介不介意被在下惡搞(走開)

噓(小聲)其實我也很想看大魔王版阿懺繼續施ㄅㄠ....
2010-02-06 14:33 | 阿云 | URL   [ 編輯 ]

21世紀沒有小叮噹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無信用農夫一枚

云步

Author:云步
又稱阿云、阿步

主推:
《盜墓》瓶邪
《青驅》雪燐
《家教》平平/子世代/三浦春
《驅魔》拉娜/亞娜/神娜
《綱鍊》霍朵/豆溫/佐莎
《海賊》魯娜/寇薇
《魔人》涅彌/笹彌/Xi
《色誘中毒》千莓/海那
《好想告訴你》龍千/風爽/瓶彩
《蜂蜜幸運草》修育/竹育/森育
《圖書館戰爭》堂郁/手柴/牧毬
《APH》菊灣/耀灣/法貞

日記雜記試閱設定通通丟這裡
‧鮮網發文處

噗同學
苔痕上街綠哪